七彩娱乐网站-业绩亏损、子公司问题不断 恺英网络何处寻未来

七彩娱乐网站-业绩亏损、子公司问题不断 恺英网络何处寻未来

曾因《全民奇迹》《蓝月传奇》等游戏产品而获得不菲收入的恺英网络,在2019年却过得并不顺利。4月29日晚间,恺英网络正式交出2019年年度报告,全年亏损超18亿元的数字直接反映了该公司的经营困局。且在业绩亏损的背后,恺英网络不仅出现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而被立案调查,旗下子公司深陷诉讼纠纷,同时多位公司高管也遭到刑事拘留等问题,还面临着老游戏产品进入生命期末期,新爆款产品尚未出现的处境。以上种种情况,也令恺英网络的未来发展显得迷雾重重。

(图片来源:恺英网络年报截图)

全年亏损18.51亿

4月29日晚间,恺英网络对外公布2019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恺英网络共实现营收20.37亿元,同比上年下降10.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18.51亿元,同比下降1161.26%。

对于业绩下降的原因,恺英网络方面表示,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九翎”)涉及合计约80亿元的国际仲裁主张,目前已进入开庭审理阶段。除此以外,受我国移动游戏市场增速放缓、行业监管环境趋严、产品上线不达预期等综合因素的影响,被投资公司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盛和”)2019年度营业收入及利润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估值预测下降。

对此,恺英网络对上述两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且经商誉减值测试,2019年对浙江九翎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9.55亿元,对浙江盛和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1.49亿元。

与此同时,恺英网络在管理方面还多次出现问题。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3月以来,包括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悦在内的多位高管遭到刑事拘留。此外,去年10月8日,恺英网络对外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而在去年10月,恺英网络则确认称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游戏行业分析师梁声指出,管理层的问题对公司运营会有一定影响,同时恺英网络通过依赖传奇游戏而拥有较好的业绩表现,但随着这几年游戏行业的竞争愈发激烈,以往为恺英网络带来不菲收入的《全民奇迹》《蓝月传奇》等核心游戏产品的生命周期已到后期,而受公司研发创新能力受限、版号审批趋严等大环境影响,新爆款仍未出现。在主营业务迎来挑战之际,恺英网络还需要应对诉讼问题、公司高管涉案等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对业绩造成影响。

子公司麻烦缠身

从恺英网络的2019年报中可以看出,子公司频频出现的发展问题对恺英网络的经营产生较大的影响。

以涉及合计约80亿元的国际仲裁主张的浙江九翎为例,2018年恺英网络以10.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之初,该公司因自主研发的H5游戏《传奇来了》在上线首月便实现流水即超千万元而受到业内瞩目,因此恺英网络试图借此次收购加快游戏业务发展,提升盈利能力。

然而没想到的是,恺英网络收购浙江九翎后,后者就带着恺英网络共同卷入与传奇IP株式会社、娱美德的“传奇IP授权”的纠纷中,直到2020年4月7日,恺英网络再次披露仲裁进展,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的出具《仲裁案裁决书》,浙江九翎及德清盛乐应向对方支付未付的授权许可使用费等合计5.0182亿元。

截至目前,这笔曾经注入众多期待的收购,即将以剥离作为结局,并将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权返还给原股东,原股东返还股权转让价款9.61亿元。资深游戏行业从业人士孟尔认为,恺英网络意欲与浙江九翎剥离并不难理解,“首先传奇IP的授权问题一直以来都较为复杂,浙江九翎所背负的诉讼损失远超恺英网络市值,从长远上看,子公司的业绩也已难达到当初的预期,只能忍痛断臂求生。”

除了浙江九翎以外,恺英网络另一家子公司上海英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梦网络”)的发展同样并不乐观。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英梦网络合并报表的资产总额仅为91.9万元,同时还处于亏损状态。而恺英网络曾希望英梦网络能与XY助手相互推广业务,以协同化发展,可2017年下半年后,随着XY助手用户量下降,原有的协同效应也逐渐消失。

针对子公司的发展现状,北京商报记者向恺英网络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暂未收到回复。

内忧外患阴霾难消

如今,子公司爆发的问题仍在持续影响着恺英网络的整体经营情况。据恺英网络2020年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恺英网络共实现营业收入4.23亿元,同比下降近四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虽然盈利2974.05亿元,但较上年同期下滑超六成。

而在利润下滑的原因中,恺英网络方面提到,截止一季度末,除了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裁决浙江九翎连带承担约5亿元的赔偿外,还有ChuanQi IP Co., Ltd.(即传奇 IP 株式会社)诉浙江九翎KCAB仲裁案尚在审议中,基于谨慎性原则,一季度公司继续以其新增净资产全额计提预计负债。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子公司问题尚未解决的同时,恺英网络上年同期运营的一些游戏在本报告期内已停止运营或进入生命周期末期,导致游戏流水降低,同时部分新产品上线延迟。这意味着恺英网络还面临着老游戏无力延续,新游戏未能接棒的问题。

游戏行业分析师赵泉表示,此前收购的子公司出现问题后或许能以处置资产等方式降低对自身的影响,但若是旗下没有能稳定运营的游戏产品,新老产品之间出现断层,那便是切断公司发展的重要命脉,尤其是在国内对游戏市场的监管不断加强,版号相对有限的背景下,无法推出有市场竞争力的新产品,便意味着未来发展迷雾重重。

恺英网络在2019年年报中也透露部分发展计划,并称一方面将聚焦IP拓展产品线,另一方面则是整合发行资源,拓展海外市场。“恺英网络此前在IP产品的研发上推出过成功案例,同时IP也意味着拥有一定玩家群,但IP并不是游戏产品一定能获得市场认可的保证,关键仍在于游戏产品的模式与质量。”赵泉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伍碧怡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